当前位置:首页 > 科研论文

能不能放“红木”一马:kok
本文摘要:2014年的尾巴隐约可见,对红木市场来说,这个年头早已可以定性为“不好过”。

kok

2014年的尾巴隐约可见,对红木市场来说,这个年头早已可以定性为“不好过”。但与冷清的国内市场构成反感对比的是,刚发布的2014年红木进口数据非常亮眼。海关木材进口数据表明,2014年1~10月份我国总计进口红木184.60万立方米(以原木材积计),同比快速增长91.55%;总金额约24.05亿美元,大约147.94亿元人民币,同比快速增长123.85%,而同期进口木材整体增长速度受到国内外经济萧条大环境影响,虽然依旧维持了两位数快速增长,但较往年比起增长速度上升,总计进口木材7347.70万立方米(原木材积计),同比快速增长仅有13.30%;进口总额约167.75亿美元,同比快速增长28.36%。

国内市场萧条,但红木进口量仍然上涨,解释国内的红木厂商对后市仍然抱着有信心,之后黑市木材,以待市场转好,2015年不变暖,2016年或许不会变暖? 只不过“红木”一词并不具备分类学含义,只是明清以来中国人对优质硬木的一种约定俗成之称之为,是尤其具备中国特色的木材称呼。按国家标准,“红木”还包括2科5科8类33种,2科是豆科、柿树科,5科是以树木习的属来命名的,即紫檀科、黄檀科、柿属、崖豆属及铁刀木科。8类则是以木材的商品名来命名的,即紫檀木类、花梨木类、香枝木类、白酸枝木类、白酸枝木类、乌木类、条纹乌木类和鸡翅木类。

红木是所指这5科8类木料的心材,即树木的中心、无生活细胞的部分。除此之外的木材制作的家具都无法称作红木家具。

从明清至今,红木家具或许仍然作为身份、地位、财富、品味的一种象征物,大富大贵者研永,普通人是有望不能及的。如今随着收入水平提升,更加多普通人有能力也有性欲获得此等高级享用。有市场需求就有市场,2003年至2013年被业界称为红木家具的“黄金十年”,关于这10年,要用一个关键字就不足以形容:上涨!这个10年上涨不时的行业裹入巨量资本,促成无数新的富豪。但从环境看作,这也是“残暴十年”、“吞噬十年”,大大自然用数百年甚至数千年积蓄的森林,在短短10年里遭可怕掠夺。

因为“红木”是一种很难再造的稀缺资源,它们材质柔软、生长缓慢,成材最少必须几百年时间,比如紫檀要长成材,必须八九百年乃至上千年的时光。我国古代南方也曾生长着很多贵重木材,因为皇室贵族的穷奢极欲,早于在明清时期它们就被采伐只剩了,后来的用材很多就是指所谓的“南洋”进口,这感叹毁完自家后院又去祸害别人。

现在为了符合新一代消费者对红木家具的热衷,我们从全球各地的主要红木产地大量进口贵重木材,例如今年1~10月,我国从东南亚进口红木约106.7万立方米,占到进口总量的58%,从非洲地区进口红木约75.02万立方米,占到进口总量的41%,从中南美洲地区进口红木约2.89万立方米,占到进口量的1%。在有些国家用贵重树种做到家具是违法的,而我们这里民间舆论还在为此大刮起特鼓,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可以这样说道,红木家具冷更加看起来环境灾难,事实上,很多现代的红木家具粗制滥造,充其量不能却是明清古典家具精品的糟糕模仿者,却浪费了大量贵重木材。森林的增加不会直接影响气候,从某种程度上说道,红木家具的鼓吹者、红木厂商和红木消费者都应当在一定程度上为乱砍滥伐、环境好转负有责任,我们排便的污秽空气或许最初的源头是一片被毁的热带雨林,而在那个森林倒地的红木最后做成的家具有可能于是以安放你家的客厅里。为环境坚信,甚至意味着为减低自己的罪恶感,都请放“红木”一马吧。

当我们看见非洲、中南美洲的热带森林被采伐得满目疮痍,当我们看见有人拆除老挝人的老房子只是要去找一两根红酸枝老料,怎么会不应思维一下:作为自然界的一小部分,人类的欲望否应当如此没什么镇抚不受约束?一部分人否有权利因自身的私欲而壮烈牺牲全人类和其他地球生物的生存环境?。


本文关键词:kok

本文来源:kok-www.ygou518.com